• 网站首页
  • 琉喀忒亚
  • 珀耳塞
  • 克吕墨涅
  • 喀耳刻
  • 普洛透斯
  • 斯卡曼德洛斯
  • 赫斯帕里得斯
  • 绪任克斯
  • 反逆白黑] 献祭 Sacrifice (六)

    发布时间: 2019-12-06 13:03首页:主页 > 绪任克斯 > 阅读()

      听到这样的叫唤,阳奴的头颅微微地抬起,似是在做无言的回应。那人有一头卷曲的褐发,像是科林斯柱头葳蕤的茛苕叶茎。他的眼睛被一块密不透光的布料蒙住,无从看到那下面的目光以及瞳色。没有主人的命令,这块遮布要从阳奴侍奉主人的第一天起,佩戴到他去冥间报道前的最后一夕。阳奴不被许可看清他们所抱的主人模样,因为他们只是贡献自己的菲勒斯,然而萨提尔和宁芙的美丽,却不能被牧神以外的凡人所睹。

      ——而这正是鲁路修竭力所能拒绝承认的一点,他不会也不可能为一个奴隶情绪波动至此。

      鲁路修登时怒火中烧——他表现出的是这个样子吗?他给人传递了一种对这个阳奴的满意吗?他费尽力气掩盖的动摇就这么明显地被下人看穿了吗?

      [注5](这条注原文没有,一点碎碎念而已,我不写下来我自己日后都忘了,大家没兴趣的可以跳过。)找伊莱文人的原型时在斯巴达人和雅利安人之间犹豫了好久,本来想的是雀仔到底也是亚洲人所以倾向于把尼洪定位在米底亚合适些,然而斯巴达人的黩武搁雀身上实在太美味了,而且雅典和斯巴达虽然也不少互掐,毕竟同宗同源,跟反逆里不列颠和11区那种你死我活的关系不可同日而语,很多下文的矛盾都没法铺垫。加上容貌的角度,个人更心水多利安人一些。文中也有鲁路修看到朱雀第一眼联想到米诺斯人的蜂腰,然后是迈锡尼遗物的风格(结果侍从一报“回殿下此人是米底亚军队的战俘”,试问学霸鲁鲁怎可被这样打脸)。所以最终还是把雀仔整成斯巴达人了,虽然“枢木朱雀”这个东方式的名字实在太令人出戏了(明明雀仔长得一点也不像远东人)。然而估计比正德王爷还是要好一些【一生走出不去

      扭头的一瞬间,小七的身影在视野里一晃而过,这时他还是以健康的姿态活着,不过很快,他铜色的肌肉将会褪成比自己还要了无生气的苍白。

      [注1]拉庇泰族(Lapiths),就是半人马,然而我要是写半人马奔腾而过你就一定会想到草泥马,破坏美感【那你现在又在干嘛?

      反逆白黑/朱修不完全整理见置顶的总目录或合集,有一些没有整理进去,欢迎关注作者获取更新。

      废话这么多其实这章就是想描述一个鲁路修对着雀仔的rou体一见钟情(还要各种找借口不愿面对)的过程。

      这是一个对奴隶残忍的国家,他又生在对奴隶最为残忍的王室,那么,对奴隶不该有任何的怜悯,仅仅当工具使用完毕便可。

      那个阳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松果所接触的肢体有细微的震颤,好似上面有电流通过,甚至连手杖这一端,隔着长长杖身握住杖柄的鲁路修的手,都感到些许麻痹,以致差点将手杖掉落在地。

      对时流的感知仿佛变得迟钝,这样一段无法被忽视的时间里,他的思绪已经飘到太远,他的目光已经停滞太久,甚至一只脚已经踩到了墨塞诺斯那句经典的喜剧台词:“我要再停留下去,会有更糟糕的事情降临到我身上。[注3]”深知前方是泥潭的鲁路修,若不是耳边主侍几句担忧的呼唤,恐怕很难将呼吸和神志一同找回。

      ——要是选择了这个阳奴的话,在献祭大典上就可以不以任何私怨为由,以公事的名义将他推上断头台了。

      何况此人原本位于兵奴之列,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不是为了雕塑家的石凿而生,也不是为了壁画家的水彩而生,更不是为了王族贵戚的贪婪饕餮而生,战神阿瑞斯应当对这具身体享有所属权。其他的阳奴身体也很强壮,然而这个伊莱文人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感是由敌人和友军的鲜血浇灌出来的,虽然此时被他的身份所囹圄,然而即使仅仅分给他眼角余光的一瞥,也会为那种如同锁链下的涅墨亚雄狮一般蓄势待发的猛兽力量撼动心神。

      不知道也是自然,即便是贵族做这种容易留人口实之事,都会将掩饰工作做到极致,更何况手段更多的王族。鲁路修驱散这个不愉快的念头,将注意力放在方才侍从的话上。

      [注2]菲勒斯上一章就讲过是啥了,为了防止隔太久更新大家忘记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琉喀忒亚 - 珀耳塞 - 克吕墨涅 - 喀耳刻 - 普洛透斯 - 斯卡曼德洛斯 - 赫斯帕里得斯 - 绪任克斯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